首页 >> 科幻

印度推反制计划21世纪海上丝路充满挑战与维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10.21

印度推反制计划 “21世纪海上丝路”充满挑战与风险

■庞中英

2015年春节前,笔者应邀到新德里在第17届亚洲安全大会(ASC)上做关于中印关系的主题演讲,了解到印度针对中国的“海上丝路”计划的反制计划。

可以说,中国通过中国南海,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到达非洲、中东和欧洲的“海上丝路”计划面对着包括印度在内的巨大挑战。对此,我们不能不在战略上清醒,在策略上寻求有效应对。

与中国一样,印度是全球战略研究界公认的“崛起中”的权力强国。如果没有中国和印度的同时崛起,也无所谓世界权力格局的“多极化”或者“单的多极”局面的出现。如果仅仅有中国崛起,那么世界就是美中两极有的给学校捐建教学楼等。这些慈善活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是多极。但在中国,有一些人对印度的崛起不以为然或者不了解。

中国面对的最大外部挑战可能是,作为“新兴大国”的我们与“老牌大国”美国之间的冲突,即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为避免落入这一陷阱,中国主动提出与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

但这与历史上的情况不同,除了处理与老牌大国的冲突,中国还需要处理与中国同时崛起的其他大国的关系。这是欧美生产的“修昔底德陷阱”理论完全没有讨论的。从现实主义角度看,崛起中的权力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相互合作的,而是相互竞争的。

中国目前对印度的外交政策口号是“更加紧密地发展伙伴关系”。这当然是一个理想主义的“目标”了,实践家乐观其成。但是,从国际关系理论上讲,这个很难成。就是因为两个同时崛起的国际权力中心本质上是竞争、冲突的,合作的余地当然有,尤其是在一些多边领域;但是多边合作即使很多、很成功,也对双边的冲突帮助不大。

印度的安全(战略)研究学者十分重视“经济与安全之间互动”(ESN)的研究。以这次第17届亚洲安全会议(ASC)“理解印度的方式”为例,会议有一节是关于ESN的,提交论文中明确以ESN为题的有一篇。由此可见,这些印度学者认为,重视ESN是印度处理国际安全挑战的重要方式之一。

中国邀请印度加入“一带一路”,包括其组成部分“跨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经济走廊”,即BCIM。那么印度对此的反应呢?

印度没有清楚而明确地支持“一带一路”,但印度高度关切“一带一路”,居然从威胁和竞争的角度对“一带一路”做了令中国大跌眼镜的反应——必须对“一带一路”,尤其是其“21世纪的海上丝路”进行战略反制。印度推出了与“21世纪海上丝路”差不多的“季节”计划(Mausam)。新德里对斯里兰卡2015年1月的总统大选进行了干涉,主要是阻止有利于“海上丝路”在斯里兰卡进行的“亲华”领导人连任。与中国外交政策仅有“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不同,印度外交政策中“不干涉内政”与“干涉内政”两大原则并存。

截至目前,印度的“季节”计划在中国被报道和评论得很少,甚至中国一些研究人员都对此知之不多。当然,印度不像中国宣传“一带一路”那样,详尽地让外部世界知道其“季节”计划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以及如何做。不过,媒体发达的印度,关于“季节”计划有不少报道和评论。印度专栏作者Akhilesh Pillalamarri的一篇报道的题目是《季节计划:印度对中国的“海上丝路计划”的回答》,该文指出:“印度使用其历史、文化和地理优势与中国的‘海上丝路’计划竞争。”“在印度洋地区的安全和贸易中,印度的地位和作用是独一无二的。印度的位置和权力使其是印度洋地区秩序的组织者。理解了这一点,就知道目前的莫迪政府为什么发起了‘季节’计划。这是莫迪政府外交政策中最为重要的倡议,目的是为了反制中国。”

“季节”计划规划了一个“印度主导的海洋世界”,包括东非、阿拉伯半岛,经过南部伊朗到整个南亚,向东则通过马六甲海峡和泰国延伸到整个东南亚地区。这一地区在古代都是印度文明影响的范围。印度明确认为,这样一个“海洋世界”,不仅是“贸易”,而且是“安全”。所以,印度海军的重点将是重建这样一个以印度为中心的秩序。安达曼和Nicobar群岛将得到重点开发。

印度海军自恃实力强大,领先中国海军,装备先进,训练有素,完全可以保护印度的“季节”计划的落实。印度是“印度洋海军大会”以及“反海盗联络集团”的创始国今年他的业务扩充到餐饮等领域。如今,印度海军和马尔代夫与斯里兰卡海军合作密切。

印度的反制,意味着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等前进路上的巨大艰险。

现存的国际安全架构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并非有利。“一带一路”今后大规模推进不会受到已有的国际安全结构的保护,因为这些国际安全的安排是故意排除中国或者就是为了遏制、抗衡中国的。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一体化,但中国与世界的安全关系却极其滞后。北约覆盖的核心范围过去主要是欧洲和北大西洋地区,距离中国有地理距离。现在,北约早已影响中国,北约与日本、韩国、东盟国家,甚至印度和巴基斯坦都有合作关系,北约已经全球化。中国不属于北约。印度组织的或者澳大利亚组织的印度洋地区安全的有关机构中也没有中国。南亚合作联盟(SAARC)没有中国。东盟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排斥中国的地区组织,但在20世纪末期与中国建立了“对话伙伴关系”。美国组建了亚太同盟体系,这个同盟体系并不包括中国,且以中国为这一同盟体系存在的主要理由。

只有上海合作组织(SCO)中国在其中,但是,上合组织与上述各种国际安全安排很不同。第一,上海合作组织不是一种地区安全秩序,中俄在密切协调与合作,但不结盟。第二,上合组织仅仅是安全合作,或者合作安全,而不是地区安全共同体。第三,上合在俄罗斯的坚持下,很快就包括印度了;当然,巴基斯坦也同时会成为上合的成员。印度加入上合正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多年来想在上合内部寻求代理人。依目前的印度和美国关系来看,有的俄罗斯学者认为印度的角色就是美国的代理人。

中国不在这些安全结构里,这本身将是“一带一路”面对的最大的安全风险。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人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心绞痛需要做手术吗
淮南去哪里看白癜风
儿童发烧腹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