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实

踏天无痕第一千零四十二章物资一网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9.22

踏天无痕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物资(一)

从尹江到滕王山西麓荒天泽,虽说有金沙河水道相接,但水道并非位于人族滴水不漏的坚固防线之内,可以说相当的脆弱。

金沙河数十里宽甚至上百里宽的深水河道,摧毁堤坝,船舶还是能在河道里航行的,但尹江连接金沙河人工挖掘出来的四千多里人工渠道,魔族仅需要发动一次小规模的强袭,就能极轻易将堤坝轰开,将航道摧毁。

到时候河渠垮塌,渠水漫灌,冲田毁屋不说,即便不计伤亡的征调民工,航道也至少需要十天半个月才能修复。

而四千余里的渠道,基本都暴露在外,魔族发动一次强袭,也不可能仅破坏一个地点。

而一旦水路被破坏,东征讨魔军在金沙河的水师战舰再厉害,也只能保证魔族不敢从荒水泽附近对滕王山发动进攻。

事实上在南线魔兵掌控主动权之后,水道运输就不能依赖了。

水道运输不能依赖,那在魔族掌控主动权的荒原里,组织大规模的陆路运输就更不现实了——真要能做到那一点,就说明东征讨魔军、玄元军完全不惧跟魔线主力在平原区域决战了,还需要愁其他什么有的没的?

两军六百万兵马孤悬在外,每天再节约也需要消耗两三千万斤的物资,水道运输不能依赖,陆路运输不成,目前较为可行的方案,只能是利用大规模的风焰飞艇编队加浮空战舰护送模式进行快速空域运输投送物资。

只是在魔族掌控主动权的地域,这样的运输方式,伤亡将是何等的惨烈,并非没有前车之鉴。

荆山会战之前,陈海率龙骧军与西路魔兵抢先桐柏山北麓的要点,以便将西路魔兵封堵在济天渠之西,就在双方激烈对峙的战场边缘,组织风焰飞艇进行大规模的兵力运输。

那一次的运输距离还仅有三千里左右,但即便是如此,参与运输投送兵力的风焰飞艇一次性就被魔兵摧毁掉近一半。

从茅镇山脉南麓,到腾王山有近五万余里,而从腾王山到雁荡山还有一万余里,这么远的距离,即便天南国、越国将所有的国力都押上去,都未必能保证对滕王山的补给不断。

然而,谁都不敢想象东征讨魔军及玄元军被灭之后的局势。

或许天南国、越国还能继续组织兵马抵抗,但安西、南诏、南黎的残余势力被魔族彻底的屠灭,并非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嵇元烹、赵孝志回滕王山没有多作逗留,三天后就再回到镇元山见陈海。

“将消息传回到天南、越廷商议此事,或许需要一些时日,但君上、郑王殿下及吕王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季石承袭南诏郡王位——我嵇氏也会对于合并这件事第一时间全部迁入南诏!”嵇元烹坐在陈海的下首,默默的观察着坐在对面的郑季石。

嵇元烹这次他人先过来,而嵇氏千余嫡支子弟以及一万多旁系子弟,随后就将从全部玄元军中脱离出来,到镇元山编入新整编的南诏御魔军。

从今往后,嵇氏的命运将与名声不显、以往都没有接触过的郑季石彻底的捆绑在一起,嵇元烹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一丝忧虑?

他这时候宁可率嵇氏直接投向北陵,也要远比将全族最后数万人的性命,都寄托在毫无根基可言的郑季石身上强啊。

然而,陈海一定要在南诏埋下钉子,令三家难以从容不迫的联合起来对付北陵,嵇元烹也就知道嵇氏不会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郑产殿下就没有表示一点异议?”陈海笑着问嵇元烹。

“郑产殿下还是识得大局的,”嵇元烹摊摊手说道,但要不这么说,难不成还能将郑立掀桌怒走的事情说给陈海听,又说道,“具体细节,一切还得请陈王与赵真人商议。”

嵇氏迁入南诏以夯实郑季石治南诏的基础,那嵇元烹就没有资格再代表烈帝秦冉说话,那后续三家跟北陵的所有谈判跟细节方面的协商,自然就要以赵孝志为首进行。

过去二三十年,包括燕州在内,北陵军所歼灭的精锐魔兵早就超过千万头,从这些精锐魔兵身上所剥取下来的坚韧鳞皮,是制造高空气囊的必要物资。

千丈之上的罡风,凛冽如刀剑切削,普通兽皮制成的气囊,在人族控制的区域内运输物资没有什么问题,三五千里出现破损,可以及时降落得到修复,但在魔族掌握主动权的四五万里荒原超大距离运输,有时候甚至需要升到更高的苍穹深处,以便获得更快的速度,这种高空气囊,就绝非普通兽皮所能满足的。

陈海要将其他三家的制造能力都用起来,达成第一项定议,就是北陵军将向三家提供五百万张高等级魔皮,用于制造五千只高空气囊。

虽然制成的高空气囊最终还是要编入北陵军为首组建成的运输队中,但五百万张高等级魔皮,却非北陵免费提供的,需要三家拿五艘浮空战舰进行交换。

当然,这五艘浮空战舰,最终也是跟殛天号、御虚号两舰一起编入护航队。

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两千艘高空飞艇编队,除了北陵军将派出的护航精锐战力外,仅高空飞艇运输编队就需要四万余将卒,算上可能惨烈的伤亡,第一批就需要从安西、南诏、南黎征调二十万以上、至少拥有通玄境中后期修为底子的子弟到陵州轮训;后续还将根据伤亡,继续从三家征调人手。

粮草、重锋箭等所有物资,都可以先从北陵境内调集,但都要折成极珍金铁,由安西、南诏、南黎以及天南国、越国支付足数的钱款。

“北陵军能确保在半个月内,就将第一批物资,送到滕王山?”赵孝志问道。

七艘浮空战舰至少都炼有封禁级法阵,又有五六百精英剑修随行护卫,同时飞行速度极快,只要不跟魔族纠缠,不落入魔族的埋伏,基本上还是颇为安全的;魔族也不可能将所有的魔侯、魔君都抽调出来,对七艘浮空战舰。

两千艘高空快速飞艇,一次运四五亿斤物资没有问题,要能成功组织一次运输,也是能保证两军在滕王山及雁荡山支撑十天半个月的。

不过,这么庞大的飞艇编队,在高空飞行时,前后绵延上百里,而且整体速度又快不了,仅用七艘浮空战舰怎么可能庇护得过来?

到时候魔族组织的翼魔精锐,根本不用杀入浮空战舰组成的防护圈之内,激战时剧烈震荡的元气,能使九天苍穹之上的罡风暴烈十倍、百倍,风焰飞艇的气囊怎么抵挡?

风焰飞艇无疑是极好用的东西,但脆弱的气囊,是其最致命的弱点。

更极端的情况,魔族甚至都不用组织大群的精锐翼魔拦截,只要鬼奚老魔跟另一头刚踏入天魔上三境的魔龙,觊觎一侧袭扰,就能令这么大规模的飞艇编队根本升不了空,那自然也是寸步难行。

“北陵承诺下来的事,哪怕是将所有辟灵境以上的剑修、玄修都从军中抽调出来,也会确保完成的,请无需忧虑。”陈海不愿解释太多,让赵孝志回去请三家照此时的约定进行安排就是了。

要是三家有可能想到摆脱眼前困境的办法,也不可能答应他所提的这么苛刻的条件。

陈海虽然信誓旦旦,赵孝志内心却是忐忑不安,只是眼下除了信任北陵,也别无他法。

不过五艘浮空战舰从滕王山出发,绕道进入陵州交给北陵军后,魔族显然也清楚的意识到滞留滕王山的东征讨魔军及滞留雁荡山的玄元军,物资将由北陵军负责供给。

六月中旬,魔族不仅出动精锐将尹江与金沙河相接的水道破坏殆尽,还将金沙河上游的一座小山摧毁,迫使金沙河改道,滔滔河水,将南诏与安西中间的湘州地域淹得洪水滔天,而更关键的,在新踏入天魔上三境那头魔龙磐山魔尊的统领下,百余魔蛟、三万多翼魔精锐,从南线北上,进入阴魂岭跟鬼奚老魔会合,显然是防备大规模的飞艇编队从陵州等地出发,补给滕王山。

滕王山的物资只能支撑到七月上旬,算上途中所需的时间,也就是说,从北陵运出的物资,必须在二十日之前就要飞过万涛河南下。

赵孝志在茅镇山脉北麓的临江大营,到十九日都没有等到斥侯传回北陵军有所动作的消息,正赶到嵇元烹赶到茅镇山催讨北陵军经茅镇山转交的一批天机战车,就拉着嵇元烹一起,飞往陵州追问已经回陵州坐镇的陈海,到时候要拖到几时才履行承诺。

他们距离陵州还有数百里医生告诉丁丁的家长,就察觉到万涛河南岸的太华山方向天地元气动荡,而且绵延数百里,这意味着北陵军跟魔族都有大的动作,当下两人撇下扈从,御剑极速往前方遁飞过去。

赶到太华山的南麓,就看到一大片光华隐隐的云团在高空往东南方向移动,七艘浮空战舰将法阵都打开来,灵罩差不多将百余里方圆的空域都笼罩起来,约过来云雾蒸腾的灵罩,能看到云团之中,则是一艘艘密集升空的风焰飞艇。

看到这一幕,赵孝志、嵇元烹都是一惊。

即便殛天号、御虚号两舰,战力固然强大,但那是体现在两舰高度机动性上的,并不意味着殛天号所炼入的殛天玄雷阵有多强大。

七舰将防御法阵都撑开,防御灵罩将百余里方圆都遮闭起来,具体到每一个点上的防御力,不要说天魔上三境的魔尊级强者,赵孝志、嵇元烹身在五六百里外出手,都能将这等程度的防御灵罩轻易击破后重创内围的飞艇气囊。

陈海这时候下令七舰将防御灵罩撑得这么大,是想掩藏什么杀手锏吗?

只是面对从阴魂岭方向集结出动的四万多翼魔精锐,北陵军能有什么杀手锏?

要知道四万多翼魔精锐不需要马上就一拥而上。

从太华山到滕王山有五万多里,飞艇编队不停下休整一刻,不遇到一点意外,也不绕一点远路,前后也差不多需要半个月才能抵达滕王山,在这个过程中,只要四万多翼魔精锐捕捉到一个战机,对飞艇编队就是覆灭之灾。

而北陵军再组织下一轮的运输,就至少又要耽搁半个月的时间。

赵孝志这时候多少有些后悔将希望都寄望在北陵军身上了。

六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孩子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宜昌好的白癜风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